中共阿克陶县委组织部欢迎您!
 
 加入收藏
     
 
长征途中的亲密友情
2016-12-06   文章来源:中国历史故事网   

(一)

193410月,红军开始进行战略转移。为了隐蔽,一般都是在黄昏或下半夜出发,队伍在黑暗的笼罩下悄悄地离开驻地。

临行前,徐特立去看望瞿秋白。瞿秋白把自己的马换给了徐老,并让自己身强力壮的马夫跟着徐老踏上了长征路,自己支撑着瘦弱的病体看着朝夕相处的战友远去。

瞿秋白被捕后,临刑前镇定自若,唱着《国际歌》走向刑场。

(二)

林伯渠与何叔衡在梅坑依依惜别。何叔衡为林伯渠践行,对酒畅饮,彻夜长谈。分别时,何叔衡脱下自己的毛衣,赠给即将远行的战友。林伯渠怀着沉重的心情,写下了惜别诗《别梅坑》:“去留心绪都嫌重,风雨荒鸡盼早鸣。赠我绨袍无限意,殷勤握手别梅坑。”

何叔衡后来被敌人包围,发誓说:“我要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”,最终英勇就义。

(三)

叶剑英长征离开于都时,刘伯坚为他践行,两位战友对酒畅叙,诉说衷肠,心情非常沉痛。后来刘伯坚被捕,在移囚时,他拖着沉重的脚镣,气宇轩昂地走过大街,写下了壮烈诗篇《带镣行》:“带镣长街行,蹒跚复蹒跚。市人争瞩目,我心无愧怍。带镣长街行,镣声何铿锵。市人皆惊讶,我心自安详。”

就在《中央日报》登出这首诗的当天,刘伯坚倒在了刑场的血泊之中。叶剑英知道后赋诗一首,怀念这位战友:“红军抗日事长征,夜渡于都溅溅鸣。梁上伯坚来击筑,荆卿豪气渐离情。”

(四)

长征途中,红军倒下的战友更多,甚至可能每走一步,就是诀别。

《西陲血路》里记载了老红军赵连成过草地时,一路照顾他的班长离开他的情景:

“……天黑了,就在这棵大树下,平了一块地方,铺上些树叶子,准备睡觉。班长在黑暗中说:‘明天我起来做饭,路难走,你多休息一会吧。’

“雨停后,天快亮了,我悄悄地爬起来,想给班长煮点牛皮汤喝。

“汤煮好后,盛在碗里,我端着去喊他。一连几声,他都没有答应。我心跳加快,掀开被单一看,他眼睁得大大的,全身僵硬了……”

(五)

19362月,红四方面军开始执行张国焘制定的《康(定)、道(孚)、炉(霍)战役计划》。

当时,情况十分严峻,敌人的前卫部队正和红四方面军担任掩护的部队激烈交火,主力部队只有翻越夹金山进入康定、道孚、炉霍地区才能摆脱强敌的追击。在夹金山脚下,1000多名红军伤病员被留在了那里。而5000多米高的夹金山,积雪过膝,即便是身体强壮的战士也难以承受,把1000多名在百丈关、天全一带战斗中负伤的伤员抬上去,无异于将他们直接送进鬼门关,而且必然会有更多的红军战士陪着他们死去。

老红军何福圣回忆道:“红军指战员都明白:这是必然的选择……已经开始登山的红军战士不忍离去,回头注视着山脚下密密麻麻或躺或卧的一大片伤员,那是他们亲密无间的同志、生死与共的好战友啊!数万名军人的哭声惊天动地,震撼着冰雪覆盖的夹金山……那是我何福圣今生今世也永远忘不掉的场面!”

[责任编辑:宋亚军]
主管单位:中共新疆克州阿克陶县委员会组织部
主办单位:阿克陶县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
投稿信箱:xj_akt_ycb@163.com
维护电话:0908—7655621 新ICP备130014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