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阿克陶县委组织部欢迎您!
 
 加入收藏
     
 
我与援疆事业一起成长
2016-10-08   天山网   

有一个援疆的爸爸是一种什么体验?

今年9月,第一次来阿克苏探亲的浙江省援疆干部孙雪峰的一周岁女儿,每天都用嘹亮的哭声和抗拒的肢体给出答案。这位尴尬的爸爸慌乱无措了好几天,最终依恃着玩具诱惑,勉强在女儿面前混了个脸熟。可是,探亲短暂,很快,父女俩又要别离。

浙江省第八批援疆干部是由清一色的青壮男组成的队伍,平均年龄40岁。援疆期间,大部分干部的孩子都在就读小学、初中。作为一名父亲,缺席孩子的黄金成长期,个中有多少抱憾和歉疚,难以尽说。

在即将结束援疆工作的总结收尾期间,浙江省援疆指挥部让孩子们写写对爸爸援疆三年的感悟,孩子们贴心的体己话和出人意料的成长,让一群爸爸们泪水涟涟。

都说陪伴是父母给予子女最好的礼物,三年援疆,失去了父亲的陪伴,可是收获了难得的成长和领悟,对孩子们来说不失为一份宝贵的财富。


    劳怡芃

(一)

劳怡芃杭州外国语学校高一15

爸爸劳泓浙江省援疆指挥部副指挥长

三年里,从“习惯了被爱”到懂得你的爱

转眼之间父亲援疆已经三年。其实最初的我对他去援疆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情感——难过或是不舍都没有——可能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融入生活的父爱了吧。一日起床,昏昏沉沉地走到餐厅准备拿起早饭,眯着眼睛找盘子却找不到。猛然醒悟那个每天起早给我们做早饭的父亲现在不在家中,我望着空空的厨房,竟有点不适应。后来有一段时间母亲工作特别忙,家中的花草渐渐变黄,垂下了头。我愣愣地盯着那濒死的盆栽,不禁想起了那曾经每天勤快地伺弄花草的父亲。

住校的我在周五下午放学时早已饥肠辘辘,最怀念每个周五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,从父亲的车里飘出的那一阵面包的香味。这种从内心深处涌上来的幸福感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——哪怕父亲再忙,只要是他来接我,我的饮料面包一定不会少。他总是考虑周全,夏天是冰酸奶,冬天是热咖啡。

我渐渐地开始想念,却无奈每次父亲回来嘴笨的我总是说不上几句真挚的话。父亲在走之前总会留下一封信和几个硬币,我只能满怀感激将它们珍藏在抽屉。

Facetime的时候我永远把镜头对着天花板——不肯露脸,其实也不敢露脸。听着电话里传来信号不好而时常卡断的声音,不知怎的,鼻子酸酸的。每次他唠唠叨叨地说那几句重复的话题时,我表现出来的永远是不耐烦,希望早点挂电话。因为我知道,我马上就要哭出来了。三年时间,在生命的长河中也许不算太长,但对于一个家庭以及成长中的我,却有着特别的意义,我对你的称呼也从老爸变成了父亲,我不知这是感情生疏了还是内心成熟了……我觉得我在这三年之间最大的成长,是褪去了青涩,在这三年之间第一次抛开了“习惯了被爱”,清清楚楚地感知到了父亲对我的爱和期望。我和妈妈以及爷爷、奶奶,都期待着你凯旋、平安回家!

[责任编辑:宋亚军]
主管单位:中共新疆克州阿克陶县委员会组织部
主办单位:阿克陶县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
投稿信箱:xj_akt_ycb@163.com
维护电话:0908—7655621 新ICP备130014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