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阿克陶县委组织部欢迎您!
 
     
 
民族一家亲:去参加一场维族婚礼
2017-09-22   援疆江西人   

是一个天气晴好的上午,我和几位柔性援疆专家,随阿克陶县旅游局司机阿布都克热木·吾斯曼,去参加一场维族婚礼。

说实话我有些兴奋。毕竟,来到阿克陶时间并不长,就有机会零距离领略这里原汁原味的民俗风情,对一个从事旅游工作的人来说,是一件幸事。

阿布都是我印象里典型的维吾尔族男人,高大、英俊、挺拔,面孔轮廓清晰,特别是眼睛,温和而友善,总是藏着笑意,让人心生亲近之感。7月下旬到阿克陶后,我和另一位旅游专家刘枫,就在大量翻阅这里的相关旅游资料的同时,随旅游局的领导和阿布都跑了一些景区景点,比如慕士塔格峰、喀拉库勒湖,比如白沙山、白沙湖,比如美丽新村托格其和村里的柯尔克孜博物馆、托尔塔依农场生态休闲园等。


不同的景区景点,我有新奇、有惊讶、有震撼、有感慨。的确,作为一名内地干部,我原本很难想像,阿克陶这样地处历史上被称为“西域之地”的县城,会为如此绝特的景观、如此漂亮的城区、如此美丽的农村、如此详和的生活。


看来,江西省20年援建所付出的心血、智慧与汗水,已然在这里生根、开花、结果。因了这个,我写了篇散文《感受阿克陶》,发回到了我所在的新余市的市委机关报《新余日报》,希望家乡人民能够通过这篇文章,看一看阿克陶的景观风物,同时更多的了解江西省援建在这里取得的巨大成果。

这天结婚的是阿布都的侄子,和田地区的一名教师。因为新房还在装修,就选在阿布都家举行婚礼。一路上,伴着路旁飞速而过的高大白杨和不时透射下来的灿烂阳光,阿布都不停地用比较生硬的普通话向我们述说着这些年县里的变化,“太大了,太大了,简直是天翻地覆!”阿布都咧着嘴笑着,十分满意的样子。

他的家在加马铁热克乡,离县城不远。具有维吾尔族特色的大门内,用围墙围起偌大的院落。建筑风格明显与我们内地不同,天花板很高,漆成金黄,雕刻着漂亮的图案,被一根根上了红漆的碗口粗的白杨木支撑着,下面是连成一排呈U字型类似炕一样的席位,可坐可躺。

 

我们进去时,已经有不少客人就坐了,无论男女老少,大家都穿着漂亮的维族服饰,围坐在一起,轻声交谈或享用美食。特别是阿布都家几兄弟的妻子,都穿着统一新作的大红裙,衬得人非常喜庆。看到我们进门,大家脸上都挂着笑容,亲切地打招呼,并忙不迭地把我们引进了里面一间看上去是贵客室的房间。显然,对于我们的到来,阿布都是提前说了的,主人家并不觉得唐突,也就让我们几个心安了不少。


围在一长排矮几边盘腿坐下,用精美餐具盛着的好吃的东西就上来了。大块馕、西瓜、哈蜜瓜、麻花、大红枣、饼、茶、杂烩面,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来的东西。我们打趣说:“阿布都,可以呀,看这房子,单门独院的;看这美食,这么丰盛,小日子过得不错!”阿布都就有些羞涩地笑,说:“都是这样的,家家都是单门独院的,这些吃的平常就是这样。”


边吃边说话,就听到院子里响起了欢快的音乐声。“要跳舞了,我带你们去看看。”阿布都这话让我们十分欢喜,一直都知道维吾尔族人民能歌善舞,这个原本就是这次想看的“重点项目”之一。


音乐居然不是播放的,而是现场唱的。一个维族中年人弹着电子琴,旁边放着很大的音箱,另一个维族小伙拿着话筒,伴着欢快的节奏唱起了欢快的歌。请来的摄影师和摄像师正忙着摄录镜头。

 

这一下热闹了,新郎的朋友们围在一起,齐齐跳了起来,我们不知道这舞的具体名称,就觉得热闹、喜庆。看着看着,阿布都上阵了,我们耐不住,也开始加入跳舞的行列,照着他们的步伐和姿势,激情四射起来,哈哈。


最欢快的还是孩子们,他们在院子里四处打闹,嬉戏玩耍,且跟我们毫不陌生,也跟在大人们的身边,扭着小小的身体,笑声充盈在院子每一个角落。想来也是,婚礼于他们而言,就是一场盛大的节日啊。我们拿出相机或手机,把孩子们的快乐装进去,希望回去后能够继续感受他们的天真烂漫。


欢乐在持续,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跳累了的人们抬出一大桶酸奶,里面泡着大块冰块,舀一杯喝下去,那个沁凉啊。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得到另一个村子接新娘去了。阿布都又忙了起来,指挥调度接亲车辆。我算了一下,除了请的一部大客车,小车居然有20多辆,都是亲朋好友的私家车,这场面也真是不小啊,听说是去的人越多越好,我们也赶紧上车,去欣赏新娘子的风采。

新娘家也离得不远,刚把车停好,接亲的大部队中一些年纪大的就站在一起互相说话,年轻人则又聚集起来,在新娘家的大门前,又伴着音乐跳起了舞,一边跳着,一边就有人向新郎的帽子里或口袋里塞贺礼,场面笑成一团。这样的跳舞又持续了很长时间,新娘家里终于出来了几个盛装的女孩,拿着胸花给新郎和三位伴郎戴上,旁边的人立刻起哄,用手里的瓶子喷出雪花一样的东西,撒在喜气洋洋的人们的脸上。

 

新娘家里格局和阿布都家差不多,里面坐满了前来道贺的亲友。我们挤到里屋,看到身着白色婚纱的新娘正从新郎手里接过一捧鲜花。可能是由于害羞,她始终没有抬起头,但乌黑的盘发、白皙的面孔、长长的睫毛、苗条的身材,无不透露出维吾尔族女孩特有的美丽与娇羞。

听阿布都说,维族的婚礼一般要举行四天,我们来的这是第一天。估计后面还有不少维族的特色风俗,可由于时间原因,我们只能留下遗憾了。但即使是如此,我们仍感受到了一种极大的兴奋和满足。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一场具有民族特色的婚礼,更重要的是,通过这场婚礼,我们实实在在地看到了阿克陶维吾尔族人民的富足日子和幸福时光。你看,他们脸上始终洋溢的笑容,其实就是对当下美好生活的由衷表达。

 作者(左一)与同行者在婚礼现场留影

是啊,认真想想,能够来到阿克陶,对于我们这些援疆专家而言,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?既能够领略这里的壮美山河、民俗风情,又能够亲身感受这里各民族大团结的和谐和美,更能够为这里的发展提供一份力所能及的助力,人生中有过这样的旅程,何其有意义!所以临行前,我们特地向阿布都和他的家人们表达了最真诚的感谢,没想到阿布都却说:“是我要谢谢你们,你们能够来参加婚礼,是我们的光荣,你们是我们的贵客!”

车行渐远,我看到阿布都和他的几个哥哥仍在路边依依不舍地挥手。他们的身后是一排高大的白杨树,就如同这里的人民一样,坚毅、挺拔、昂扬向上。作者:刘剑,江西省新余市仙女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局党总支书记,2017柔性援疆旅游规划与管理专家。】



[责任编辑:任立成]
主管单位:中共新疆克州阿克陶县委员会组织部
主办单位:阿克陶县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
投稿信箱:xj_akt_ycb@163.com
维护电话:0908—5728699 新ICP备13001494号